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。

鬼话连骗 楔子

关于这篇文,片尾我有话要说。

以下是正文:




大唐开元年间,虽天下昌定,但蝗灾患处,流寇孳生(作者注:此句出自剑网三风起稻香CG资料片开头),江湖多是冤死之人,常有冤魂野鬼游荡,中原传有方士重现江湖,以异术降之。方士者,方术之士也,形解销化,依于鬼神之事。(作者注:此句出自司马迁《史记·封禅书》)

开元二十年,灵虚子上官博玉领道童下山采药,途遇大雪,正欲寻一处农户避雪,忽闻小儿啼哭,断断续续,气息微弱。二人循声找去,只见山涧边一只野鹤,单腿依涧而立,正守着一个小小的婴孩,他们渐渐走近,那野鹤仰头嘶鸣,拍了拍翅膀便往天边盘旋而上。道童上前抱起婴儿,再小心地交到灵虚子怀中。

“师父,不知是谁将这孩子丢在这里。”

二人环视一周,也不见半点人影,只有白茫茫一片,婴儿在灵虚子怀中渐渐没了哭声,伸手拽他的拂尘,一边发出“咯咯”的笑声。道童见了便笑道:“这孩儿和师父有缘。”

前尘往事涌上心头,灵虚子略有感慨,冲那孩儿道:“你我同是可怜之人吶……”

 

 

楔子

大约在梦里,就把之前二十多年的人生都看了个遍。花灯五彩斑斓,妻子笑靥明媚,还有怀中的烦儿,小小的眼睛滴溜溜的转,村里人都说这孩子聪明,随母亲。

直到血腥味越来越浓烈,自鼻腔里钻进他的脑仁,他总算睁开了双眼,手上的血浆黏得可以把人胶在地面。手里紧紧攥着的妻子的手,那点儿余温正在迅速消失,眼前沾满血色地模糊着,耳边依然有门外的嘶喊与号哭,陌生又邪恶的声音肆无忌惮地争吵着该如何分配赃款。

刀就在手边。

几乎用上了最后所有的力气,他站了起来,欲与恶匪同归于尽,忽而听见一阵轻微的声响。他寻声望去,儿子还在襁褓中,往天空中伸着手,想要捉住眼前的飞蛾。一时间所有力气都被抽空似的,他看着身边倒下的妻子,和散落一地针线的竹篮,恶匪闯入时她正在给孩子缝一双小花布鞋。

匪徒将幸存的村人捉到村长家门口的院子里围成一圈,忽而听见一阵婴儿啼哭,带头的跟着声音走去,只看见一个人影怀抱婴孩,从自家后院逃了去。

“你们几个跟着我,其余的在这儿看着!”说罢便上马追去。人影进了前方枫林,他们策马疾追,进了林子却再也找不到那人影。

 

再醒来时,入眼是一片火堆,一个官兵打扮的陌生男人正把烦儿抱在怀里,发出一阵阵咯咯的笑声。他心里猛地一提,只觉一口腥甜之气上喉,悄悄握紧手边的刀,欲从背后突袭。而手起刀落,只听咣当一声巨响,刀尖刚好刺在红缨枪头,他以打猎为生,家族世代驭兽,力量巨大,这一刀下去居然能被轻松挡住,对方绝非寻常之辈。

那人手劲一转,枪头和刀尖擦出火光,接着刀便脱手。烦儿忽然呜呜地闹起来,那人放下枪,又柔声哄着。

“你是什么人?把儿子还给我!”他上前拽他的肩膀,几乎用了全力,对方依然纹丝不动。

“英雄且慢,”他总算回过头,面目清秀,似是风餐露宿多时,俊朗的脸上带着些许风霜,和一点青色的胡茬,“在下乃从天策府而来,往长安送信,途径枫华谷罢了。”

这才回忆起昏迷前的种种,他不禁面露窘色:“原来是天策府的英雄,刚才多有得罪之处还望多多包涵!”

那天策将士微微一笑,摆了摆手:“英雄也是护子心切。”

“是你救了我父子?”

天策将士从行囊里掏出干粮递过去,一边道:“举手之劳罢了,如今蝗灾遍地,四处流寇恶匪,像英雄这般流离失所的人不在少数,我虽力量微薄,倒是能帮一个是一个。”

二人围坐在火堆边。

“还没问英雄尊姓大名?”他拱手道,“我先自报家门吧,我姓莫,一家以打猎为生,世代驭兽,单名一个衷字。”

天策将士笑道:“莫大侠有礼了,小姓张,军队里人称张十六。”

他看着远方升起的黑烟,和隐隐的火光,一阵阵的痛心。张十六看出了些端倪,只是岔开话题道:“莫大侠接下来打算往哪儿去?”

莫衷摇摇头:“我们一家从未出过枫华谷,大概会去午阳岗避难罢……只是……如今识得张兄,实在是三生有幸,在下也有心投奔天策府。”

张十六道:“这倒是个好主意,只不过军营条件艰苦,都是些心思粗糙的人,莫大侠的孩子……”

莫衷低头看了看怀里渐渐入睡的孩子,叹了口气。张十六道:“大侠何不与我一同往长安城去,再一路北上华山,纯阳观里干净清幽,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。再者观内高手极多,也是个安全避险的好去处。”

 

眨眼就是八年,莫烦已有树桩那么高了。再想起八年前,莫衷依旧对天策将士心怀感激,他提着刚打来的鹿,环视周围白皑皑的一片,正要感慨着,就被一个雪球砸中脑门。

莫烦躲在树桩后面捂着嘴嘻嘻地笑,纯阳的小道童元参一脸惊慌:“莫叔叔,对不起……”

他有些哭笑不得:“罢了罢了,你们玩归玩,注意安全。”又冲一边偷笑的莫烦道:“烦儿,练功了没有?”

莫烦皱了皱鼻子,转身追着家里的黄鼬跑了。元参咧着嘴,也跟着跑了去。莫衷看了看手里的鹿,只得在嘴里抱怨道:“要是你娘还在,早把你管得服服帖帖!”

“莫烦,莫烦,你爹让你练功去!”元参再后面追着,莫烦一个转身,冲他做了个大鬼脸。

二人从朝阳峰南往老君宫的方向跑去,眼瞧着快到了,忽然黄鼬掉头往右边跑去。莫烦站在原地纳闷,元参从他身后追过来,撞着他的肩膀道:“快来啊!”

他们一路跑着,一直跑到一片废墟前停下,黄鼬刺溜一声钻进了旁边的竹林里。六岁的小元参天不怕地不怕似的,径直往废墟里走,莫烦大他两岁,拎起他的衣领:“这是哪儿?”

“这是纯阳啊。”

“我问你来过这里没有?”

元参拍拍胸脯:“怕什么,我可是灵虚子的弟子,呶!”说着从手里掏出一张黄色的字符:“我从燕师兄那里偷来的,有这个还怕什么?”

莫烦半信半疑,跟着他往里面去,忽然眼神被那墙角的一只小盒子吸引住了:“你看那儿。”

盒子很旧了,上面的花纹都掉了色,一半都埋在雪里。他们捡起盒子,左看右看,元参道:“师兄师姐们跟我说过,纯阳宫建成之前,这里叫兰若寺,兰若寺前有一个兰若客栈,客栈里有个女孩儿长得不好看,人也傻,她有一个胭脂盒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就听耳边传来一阵低低的呜咽声,断断续续。元参打了个冷战:“你听见……有人在哭吗?”

莫烦强做镇定:“不会的,不会的,我爹说山间风大,就会发出哭泣一样的声音……”

“胭脂盒……我的胭脂盒……”

“有人!”元参拽着莫烦追着声音往里面去,远远看到一个女孩正蜷缩在雪地里,脸埋在双腿间。两人松了口气,走到女孩面前。

“奶奶说若兰是最漂亮的……若兰化妆后一定比皇宫里的娘娘漂亮……胭脂盒……我的胭脂盒……”

元参忽然觉得浑身的汗毛都倒竖起来,他拽了拽莫烦的衣服:“我们走吧……”

莫烦反倒不怕了,他冲元参道:“你看她多可怜啊,咱们把胭脂盒给她吧。”说着上前问道:“小姐姐,这是你的胭脂盒吗?”

元参跟在他身后,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,脸色不自觉变得苍白,他死死拽着莫烦的袖子。那女孩低着头接过胭脂盒,幽幽地道:“胭脂盒……这就是我的胭脂盒,若兰可以化妆了……”随后她缓缓站起来,又猛地抬起头:“你看我的脸!”

她的脸上一片惨白,毫无血色,五官模糊不清,两个孩子尖叫一声,转身便跑,元参年幼,没跑出两步便滑到在雪地里,眼看着那女鬼在身边游荡,他掏出怀里的符咒,往前按去。他没想到,女鬼原本只是四处游荡,被他贴了这道灌注了灵虚子真气的避毒符之后,瞬间变成了一具毒尸,张牙舞爪向他们冲来。

莫烦转身把元参拽起,元参嘴里哭喊着:“师父救我!”

那女鬼迅速逼近,突然一张巨大的八卦阵在眼前展开,一道青白相间的身影伴着利剑出鞘的声音,如一只野鹤俯冲而下。元参大喊一声:“师兄!”接着便昏死过去。莫烦抱着元参的脑袋,哇的一声哭了出来:“元参,你——不——要——死——啊——!”

“闭嘴!他只是晕过去了!”燕小霞扔了一把松子塞进莫烦的嘴里,一边与女鬼缠斗,最终一剑从下颌刺入,穿脑而过。接着他取出符咒,口中念念有词,女鬼的尸骨迅速化为灰烬,融于风雪之中。

莫烦还在一面嚼着松子一面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,燕小霞将剑入鞘,然后一手一个把他们扛回了老君宫。口中骂道:“居然敢偷师父给我的避毒符,害我被师父责骂,说我丢三落四!别以为你装晕我就能饶你一命,小兔崽子,要不是我今天奉命来降这女鬼,你就等着进我的葫芦吧!”

装晕?莫烦偷偷看向元参,只见他睁开眼睛道:“我真的晕了,我只是刚刚醒了没有睁眼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
【未完待续】


作者要开始逼逼了。

首先,这是剑三同人文,新资料片《百家争鸣》的灵感,以方士这一职业为主。双男主设定,不知道会不会有感情线,不拘泥于任何一种取向。

剧情研究来自我和我弟,和他兴奋地讨论了一晚上,然后他往床上一躺:你写吧,写好了给我看。(whaaaaaat??)不过总之还是要感谢他,贡献了最重要的,主角的名字和文章的标题。我原本想叫《怪力乱神》,他说不好,非要叫这玩意。好,我们就叫这玩意吧。

用这篇楔子来吸引一下眼球,抛个砖,引个玉,看看道友们对这篇文的反应如何(其实不管反应好还是不好我们都会继续写然后发的)。到时候可能会去贴吧水战阶。


评论(2)
热度(4)
 

© 白大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