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。

磨利了刀头 为免 死囚 颤抖

磨钝了心头 为我 好受


听惯肉身崩裂爆响的血沟

见惯被逼低首硬颈的切口

目送有冤都要没冤都要走


菜市口 逐个走


刽子手不理替何人何事出手

不顾 今生未及轮回仍如猪狗

不过 为过活要 面对 像我活过的命

如罪 如泪 被抹走


这双手刚杀了谁 和谁又牵手

只怕 在吻着看着这 颈背后

想到 这血肉 为何未见切口


难 道 我 失 手


见惯梦中闪过喊冤的野狗

听惯未知生也怕死的拍手

听说戊戌惊变你本可以走


你仰首 我颤抖


这双手不理替何人何事出手

知你 不甘活着如浮尘如猪狗

想我 为过活却像永没法活够

生命 何物 如植物劈走


这双手刚杀了谁和谁又牵手

只怕 在吻着看着这 颈背后

想到 这血肉 为何没有切口


谁令我收手 留下世放手


悲咒念完后 但求没人念我旧

一再做人后 积血可会渡扁舟


评论
 

© 白大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