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。

深夜小记:白玉兰

有一年我来南京,忘记了当时的目的,只记得自己在街上闲逛,也不记得身边的是闺蜜还是南京上学的表弟。
某一段经常走过的街道,正在修整,路边一个中年妇女坐在小马扎上,面前的竹篮里铺着青色白印花的棉布,上面铺着白色的玉兰花。
两朵玉兰花用彩色的棉线串起来系上,她手指上正勾着一串,看到我正注意她,便冲我道,玉兰花,美女买一串,可以挂在包上钥匙上。
我停下脚步买了一串,很香,解开短短的棉线,把它系在自己面前的一粒扣子上。
同行的伙伴问我为什么买这个,基本上第二天就枯黄了。
我说,那至少今天还是灿烂的。
我家在长江一带,早春时节都会有玉兰飘香。
还记得小时候,每到玉兰花开的时节,都会有人在街上卖花,两三朵细长的、没开全的花苞系在彩色的棉线上,一个小串。母亲喜欢买这些,淡淡的香味、挂在胸前娇怯下垂的模样,都和它的名字一样优雅。
我曾摸着她胸前的花瓣问,这是真花吗?
她温柔地笑,手里变戏法似的有多出一串来,给我挂在胸前。早春时分,我穿鹅黄色的针织外套,映着偏浅的发色,玉兰花串悬挂在面前第二粒扣子上,走路的时候一晃一晃,花香浅浅地包围周身。我低头看着花,一蹦一跳地走路,感受花串在面前晃荡。
母亲在我眼里一直都是严厉强硬地角色,帮我戴上花串,是她为数不多的温和柔软的瞬间。

2016年6月9日 凌晨 于南京总医院
奇迹生日快乐

评论(1)
热度(4)
 

© 白大福 | Powered by LOFTER